如何评价大清盐商中的卢德恭

点点百科 3 0

一、如何评价大清盐商中的卢德恭

卢德恭执掌扬州盐台,名义上负责两淮地区盐的生产、运输、销售和税收,直接管理扬州各大盐商,干的是强龙压倒地头蛇的差事。

而扬州的盐商圈子盘根错节,各大总商不但富可敌国,更是手眼通天。

汪朝宗是天子故交,圣眷正隆,又是红顶商人,还与前任总商萧家结成了亲家,其声势之大,揆诸扬州一城,基本上无人可及;

马德昌是盐官后人,其祖上为政一方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虽然危难时顶不上什么用,但帮忙写个折子,造个舆论声势,当个拉拉队,估计还是不成问题的;

鲍总商倒没看出有啥后台,情商也有点捉急,可人家后来好歹也抱上了军机首辅阿桂的大腿,犯下了文字大狱之后,都能全身而退……

面对这些凶神恶煞,别说是四品的盐台,就连知府甚至是巡抚,只怕也得卖上三分面子啊!(前几集还真有知府应盐商之命,找阿克占说情的桥段)卢德恭起身微末,十年寒窗换来一个盐台,朝中也没什么同年知交,怎么敢跟这群人斗?

万一处不拢,盐商甩个脸子,今天不纳税,明天不纳捐,朝廷的差事不能及时办妥,皇上开罪下来,一个“该员驾驭失宜,操守庸常,着即革去职衔,交付有司衙门严加议处”,怕是免不了的。

更何况,盐商手里面攥着账册,上面记载着朝中大小皇亲国戚、王公大臣的贪墨情弊,一捅开可就是惊天大案,动了国本,上上下下大家伙一块玩完——其威力不亚于官场上的核武器。

朝中数十位将相权臣,地方上上百个官员胥吏,几千万两的国帑,谁敢捅这个马蜂窝?你断人家财路,人家断你生路!上一任盐院老爷尹如海,洁身自好,不贪一文,却也深陷局中,最后找根麻绳自己吊死了。接替者阿克占阿大人,行伍出身,作风蛮霸,手段也很了得,不也只能乖乖地拿本假账册糊弄过去?真账册,汪朝宗硬往人家手里塞,都不敢接。

电视剧最后安排的结尾是,乾隆爷惩奸除恶,汪朝宗荣归故里,阿克占全身而退,人人皆大欢喜。这结局太圆满了,圆满到极其不现实。

如果按照真实的历史逻辑,结局应该是:

乾隆帝卸磨杀驴,捐输到手之后,把盐商一气通杀,并收回各地盐引,盐铁改由国家垄断统销;

汪朝宗一门盛极中衰,如《红楼梦》、沈万三、胡雪岩故例,最终家道中落,晚景凄凉;

阿克占圆满完成任务之后,亦成弃子,被和珅伙同利益集团联手干掉。皇帝不得已弃车保帅,轻则将其革职罢官,重则将其满门抄斩,以平息官场舆情。

——闹成了这个样子,不论最后哪方胜利,两边都得赔上几颗人头。大局如此,每个人已成为棋局上的棋子,一举一动皆身不由己。

而卢德恭身在扬州盐台这个位置上,躬身入局,首当其冲,出了事保准第一个完蛋。他既没有专折奏事之权,又没有树大根深之势,死得妥妥的。别说求权五爷这个江湖骗子,就算真能求到和珅那边,也活不了。

这已经跟人的主观能动性没有太大关系了,换阿克占,换尹如海,做这个盐台,估计都要贪,并且都要死。何况卢德恭已经做得够好了,从经从权,能柔能刚;人际关系方面刀削豆腐两面光,甘心做盐院与盐商之间的润滑油;也为扬州地方上做过不少好事。从他平时言谈举止来看,也是有情怀有抱负的,只是本人已被官场这个大染缸给异化了。

除非让海瑞这个千古奇官穿越到扬州来,或许尚有一搏之机。但乾隆朝官场生态毕竟已贪墨成风,气数将尽,海瑞再怎么廉洁奉公,再怎么勇于玩命,也敌不过整个体制。

以我极其有限的智力和见识,对卢德恭的命运,只有二字以蔽之:

死棋~

二、步步惊心各位阿哥喜欢的茶

四爷喜欢太平猴魁,八爷喜欢日铸雪芽,九爷喜欢御前龙井,十爷随便,十三爷应该是喜欢大红袍

三、近日百家讲坛讲清史的喻大华他是满族旗人的后代吗?

或许这样叫只是想增加一下娱乐气氛吧!姑且付之一笑算了。如果他讲明史,叫什么万历爷,崇祯爷,估计就没那么争议了,不过,不大同意一楼的说法啊,中国学者研究秦桧的,汪精卫的也有吧,是否爱上他们了呢?而且,楼主也没说要打人啊!你就表现的如惊弓之鸟了,好像你是阎崇年似的

四、《我在路上最爱你》里黄圣依在火车上泡的那个会开花的茶叫什么

是艺花工艺花茶,车厢里泡的那个是茉莉仙女,有20多个品种,出口的较多,老外很喜欢,国内市场还是属于比较新的产品
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